首页

这下 连西方媒体都开始谴责香港暴徒了

时间:2020-02-27 23:03:37 作者:拱冬云 浏览量:4491

  萧钺穿的居家服,棉质的长袖上衣、宽松的裤子,他解开扣子,褪下右手边的袖子,坐回椅子上,背朝着陈嘉,露出那边肩膀和半个后背上山峦起伏的肌肉。

  陈嘉做了个深呼吸,顶着一脸的红晕大步走上前,气息微弱地说:“哥哥,我洗好手了。”

  萧钺低声“嗯”了一声,微微回头拿余光看着他:“就按我上次给你揉的方法。”

  陈嘉低咳了一声,把手心捂在嘴前呼热了些,然后揉了些药膏,小心地按了上去。

  唔,手感还是一如既往地好,坚持健身的男人真可爱。

  陈嘉轻轻地揉着,“这样行吗?”

  萧钺又低声“嗯”了一声,“你这不是会吗?”

  陈嘉手上顿都没有顿一下,“给别人按可以,给自己不顺手。”

  萧钺低笑了一声,“全是理由。”他笑的时候身体微颤,带着肩膀也微微抖动,震动传到陈嘉手上,让陈嘉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
  他以为自己给萧钺按摩会心猿意马,没想到真按上去就忍不住担忧起来:“哥哥,你这肩膀能好全吗?会影响你做手术吗?”

  “不会,只是轻微的裂痕,已经快养好了。”萧钺转头看了陈嘉一眼,对方眼里又是那种眼神,全心全意地关切,毫不作伪。

  萧钺心里一软,有这样一个小孩儿“相依为命”,也挺好。

  陈嘉给萧钺把药膏揉好,萧钺递给他湿巾让他擦手。

  细白的手指沾了药膏,有些油腻地反着光。陈嘉过得精细,擦得十分认真,每根手指都来回擦好几遍,两只手擦完就用了好几分钟,然后拎着湿巾问萧钺:“哥哥,垃圾桶呢?”

  萧钺这才晃过神来,刚才这几分钟里两人都没说话,自己也盯着陈嘉的手愣了好几分钟的神。

  “那边,”他指了下桌边的垃圾桶,“然后再洗洗手。”

  陈嘉去了洗手间,萧钺起身打开衣柜,在长身镜前端详着自己,居家裤很宽松,完全看不出来右边的大腿上绑了东西。

  他垂手轻轻按了按,腿上传来些许钝痛。陈嘉,别让我用这个东西,就让我当个好哥哥吧。

  萧钺也去洗手间洗手,陈嘉刚从洗手间出来,两人一照面,陈嘉笑着说:“哥哥,我在房间等你。”说完又觉得这话说得暧昧,生怕萧钺反感,有些后怕地看他反应。

  幸好萧钺心思纯净,完全没有听出歧义,只朝他点下头,然后进了洗手间。

  他洗完手回来,去陈嘉房间看了一眼,没见到人,就知道怎么回事了。他去了自己卧室,果然看见陈嘉已经自发自觉地趴到自己床上,侧着脸枕着自己的枕头,听见他进屋,扭头俏皮地看着他:“哥哥,我洗澡了,不脏。”

  萧钺有些无奈,但也没说什么,坐在陈嘉身侧,心如止水地掀起他的后衣襟,然后把手里的药捂热,轻轻揉到陈嘉的伤处。

  陈嘉真的乖了,趴在那里一动不动,不该发出的声音一点儿没有,只有均匀细微的呼吸声。

  萧钺手法专业、按得也颇有耐心,偶尔用手肘在右边大腿上按一下。

 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萧钺收了手——

  “陈嘉?”

  回答他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,陈嘉已经闭上眼睛,面容满足而恬静。

  萧钺给陈嘉加了条薄被,轻轻带上房门,去了楼上的客房。

  卧室里,装睡的陈嘉慢慢睁开眼,有些遗憾地叹了口气,转脸又满足地抱住了萧钺的枕头,今晚能睡个好觉了。

第104章 失踪案

  周五傍晚做完手术, 萧钺去更衣室里冲了个澡,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,顺手看了眼手机。

  两个未接来电,他还以为是陈嘉找他,打开一看原来都是薛鸿飞的, 他就没着急回过去。

  返回主页,还有两条新信息, 其中一条也是薛鸿飞的:“忘了你周五忙,得空了给我来个电话, 不着急。”另一条是陈嘉的:“哥哥, 你今天很忙吧?我先回家做饭了。”

  看, 还是陈嘉心细。

 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给薛鸿飞回电话, 薛鸿飞说周六要请他吃饭, 萧钺帮他早早破了案, 他记了功,升职指日可待, 一定要请他吃饭感谢他。因为萧钺不吃外面的食物,薛鸿飞还贴心地将地点定在自己家里。

  萧钺周末不太想出去,刚想推了,就听薛鸿飞说:“为了你我们把家里整个打扫了一遍, 比过年大扫除都彻底, 你可必须得来。”

  “……”萧钺一时无语,沉吟一瞬,问道:“明天馥梦也一起?”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空中书画课堂 居民抗“疫”不减生活热情
美媒:研究显示新冠与“非典”病毒感染路径相似
全生明:未来电价将有所降低
时代IPO 瑞晟智能冲击科创板:涉专利侵权,IPO前夕管理层动荡
微信拓展海外旅游局“朋友圈” 发起“微信国家欢迎计划”
相关推荐
北京友谊医院援鄂医生:武汉,我们日夜兼程守护你 
春季减肥正当时?教你4个小妙招来减肥!-生活资讯
针对新冠肺炎气溶胶传播 专家提出三点防范建议
盘点:“春捂秋冻”毛衣别急着脱
各小区配口罩专用垃圾桶